月白云淡

您的好友【秋木苏】已上线。

         我觉得还是说一下吧,很抱歉,由于学业问题,也许往后一年都会处于长草的状态,可能不到一年了。明年暑假在理论上来说会是更新密集期,毕竟就《遇见过去的你》而言,拖太久不好,如果没记错,到现在已经一年了吧?不过那时候还有人记得我吗?

        总之,以上,我深感抱歉,还请谅解。

【all叶】追修路漫漫19

  [人物归虫爹,ooc归小生。]
  
  [本文又名《论如何讨媳妇儿娘家欢心》]
  
  [ @我宝-小修修 ]
  
  “这可是你逼我的。”孙哲平边说边扒叶修的裤子,“着裤子料子不错。”
  
  “当然了,我们国家队的队服可是宽松舒适、通风透气,质量贼好,居家旅行绝佳选择,”黄少天热心地介绍起了国家队队服,“怎么样,心动吗?”
  
  “别说,还真有点,”孙哲平松开扒叶修裤子的手,“义斩队服的料子不错,但不合我胃口,这国家队队服料子挺好。”
  
  “当然,我们可是要穿着这队服去为国争光的。”王杰希故意将“为国争光”这四个字咬的很重,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叶修。
  
  “我希望我能好好的。”叶修无奈地说。
  
  “为什么要讨论这种事情?”
  
  “赶紧动手吧,我有种不好……”喻文州话说到一半,门被人踢开了,“……的预感。”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包荣兴敲锣打鼓,“老大我们来闹洞房了!”说着还开始唱歌:
  
  “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狮子座,八月份的前奏,你是狮子座……”
  
  “幺蛾子出现了。”肖时钦推眼镜,表面上稳的一批,内地里慌得要死。有人闹洞房该怎么办?他没经验啊?!所以,在线等方案。
  
  喻文州和张新杰面面相觑,各自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
  
  结果后面又进来一群人。
  
  以邱非、卢瀚文、宋奇英等人为首,整整齐齐地在房里站了一排,高唱《义勇军进行曲》,这阵仗,啧啧啧。
  
  孙翔和唐昊一脸懵逼地跟着唱了起来,而楚云秀和苏沐橙早就找了个地儿捂嘴偷笑。
  
  完了又跑进来一波人,一瞅,得,全是兴欣的,人手一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你们这是要逆天啊,”方锐痛心疾首,“坑爹呢呐?!”
  
  “我觉得吧,这不是全部。”王杰希说,“接下来会是……”
  
  在看到推进来的那一排军鼓后,众攻君都不淡定了。
  
  “我【哔——自动消音】这【哔——自动消音】晚上还睡个【哔——自动消音】啊!”
  
  以上屏蔽内容请自行脑补。
  
  叶修一脸冷漠地找了个地儿开机、插卡,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要不是荣耀的游戏音效吸引住了其他人的注意力,敲锣打鼓的事儿还有的闹。
  
  荣耀还是很有用的。
  
  毕竟在最初的最初,把这整一屋子的人聚集在一起的,就是荣耀。
  
  “夜雨声烦???老叶你怎么拿着我的号?”黄少天一怔。
  
  “玩一下应该没事吧。”叶修淡淡地说,“糟糕,就这么一会儿,一群人围上来了。”
  
  “而且,全是微草的!”
  
  王杰希转过头去看那正高唱《义勇军进行曲》的高英杰,后者一脸淡定地继续唱。
  
  “嗯?荣耀推出了个新活动?”韩文清眼尖。
  
  “我去瞅瞅,刚都没看。”叶修说,点开那活动之后就懵了。
  
  特大喜讯!今中国荣耀国家队队长叶修(对,就是叶不羞)对外宣布出柜,对象为整个国家队(除了俩姑娘和李轩)及他的十年宿敌韩文清和繁花血景之一的孙哲平。为了庆祝这一大好事,我们决定推出该活动。
  
  活动如下:
  
  如若看见以上任意一位的帐号卡,请不要大意地围上去吧!围上去自然是有奖励的,每个角色一份,奖励是你围的那个角色的跟随宠物哦。(温馨提示:为了能使玩家有更好的游戏体验,跟随宠物会有着这个角色最显著的特征。)
  
  “跟随宠?是这个?”叶修点开。
  
  “老叶PKPKPKPKPK!”
  
  “睡了吗?睡了吗?你们睡了吗?”
  
  “我不想说话。”
  
  “……”
  
  “果然显著。”叶修一脸淡定地退出页面。
  
  “我没想到官方竟然是高级黑。”黄少天捂脸。
  
  “不,人家只是实事求是。”周泽楷忍不住开口。
  
  “看吧,小周都开口了。”
  
  “唉,乱七八糟的,今晚还怎么睡啊。”
  

  
  “婚礼结束了。”叶修喃喃自语,虽然昨天那什么洞房花烛夜有点坑爹,但总归来说……不予评价。
  
  他扶着腰去拉开了窗帘,刺眼的阳光一下子从外头照射进来,迎接他们的是新一天的忙碌的B市。
  
  “呼,好空气。”
  
  那些闹洞房的家伙早就撤走了,床上躺了一片人,东倒西歪的,张佳乐是最惨的,身上分别搭了王杰希、黄少天、肖时钦的腿,完了还压了一孙哲平搁上头,看着都重。
  
  叶修环视一周,张新杰和韩文清不在,一推算这个点已经是他们晨练的时候,倒也不着急,找个地方翻开报纸坐下来。
  
  这是一份很久以前的报纸,嗯,不说很久以前,反正就是之前的报纸,上面刊的头条——中国荣耀国家队凯旋!为冠军欢呼!
  
  翻着翻着,叶修的目光就柔和了,整个人仿佛都软了下来。报纸跟崭新的一样,和旁边摆的皱巴巴的写着叶秋是最有价值选手的纸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小心翼翼地将报纸叠好,放进抽屉的最里面,给每个人都盖上一条毯子,轻声开门出去。
  
  “各位,该起来了吧?”张新杰推门进来。
  
  黄少天一骨碌爬起来,“我们来商量商量。”
  
  “周一韩张,周二周翔,周三双花,周四喻黄,周五方王,周六唐肖,”喻文州说,“诸位意下如何?”
  
  “指的是哪一方面?”
  
  “你们都知道。”
  
  “喂!方王的话,应该是方士谦和王杰希吧。”方锐说。
  
  “你如果愿意,我们喊方士谦来。”王杰希掏出手机。
  
  “好吧,”方锐摊手,“不就是称呼的问题嘛,不过那个什么唐肖是什么鬼?”
  
  “类似拉郎配的操作,反正这事吧,无所谓。”肖时钦说。
  
  “周日呢?”孙翔举手。
  
  “修修也要休息的好吗?”张佳乐痛心疾首,“你这个家伙真是……啧啧啧……”
  
  “已经修修、修修的喊上了?”唐昊一脸不可思议。
  
  “不……是时候改口喊媳妇了。”周泽楷开口,显然这句话是他掂量了很久才说出口的。
  
  全场寂静。
  
  “同是九年义务教育,你为何如此优秀?”
  
  “因为我不止九年。”
  
  “……”
  
  
  
  
  
  
  
  

【all叶】遇见过去的你78

  [人物归虫爹,ooc归小生。]
  
  活动结束,职业选手走特别通道退阵,叶修他们挤在人流中和其他观众们一起退场。
  
    退场熙熙攘攘,各种吵闹,直至出了场馆来,陈果听到手机响,翻出来一看,未接来电都已经有八个了,一看,全是同一个人,楼冠宁的。
  
  孙哲平心知肚明,“来邀着吃宵夜的吧?”
  
  “嗯,不过约在义斩那边。”陈果说道,“似乎是因为我们人比较多。”
  
  “让他们来接就是。”孙哲平说,“作为东道主,还是要尽点地主之谊。”
  
  真·叶·东道主·修丝毫没有心理负担地坐着,甚至是点头,差点就跟包子一样拍案而起了,陈果看得那叫一个无语,而再一想到兴欣的队风,突然就释怀了。
  
  “人有点多,不介意吧?”陈果问道。
  
  “不介意不介意,哪里的话,人多了好,热闹。”楼冠宁摇手,虽然电话那头的人看不见就是了。
  
  “直接来义斩?”文客北一怔,随后又是追问,“叶秋大神来了吗?”
  
  “来了来了,叶秋大神一定会来,就别心心念念着了,一会儿就到。”钟叶离说,一抬头,突然就对上了一个人的眸子,那人又立刻将头转过去。她抱着希望似的又说了一遍,“叶秋?”
  
  那人果然回头了。
  
  “我每次提到叶秋这两个字,前面那人都会回头欸。”钟叶离说。
  
  “可能是同名吧,毕竟叶秋这个名字……同名同姓什么的也不算特别稀奇。”文客北说。
  
  刚出了会场,叶秋立刻掏出手机。
  
  “喂,你现在在哪儿呢?”叶秋不耐地抓了抓头发,“老妈喊你回家吃顿饭。”
  
  “抱歉,手机的主人现在不在。”王杰希的声音传来,叶秋是认得他的,毕竟微草在B市的名气摆在那里,在有些事上想避开也避不得。
  
  但现在最让他焦虑的还是叶修,给叶修打的电话怎么会是王杰希接的?还有先前那两人谈叶秋,“叶秋”这名字也没那么烂大街吧?况且这里是荣耀活动的现场,所以一定是叶修。
  
  “抱歉,打错了。”叶秋冷冷地挂了电话,冬天里头还是很冷的,只是南方的冬天带着些许潮湿的气息,而北方的冬天多是干干的刮风、下雪。
  
  风里带着寒意,叶秋不禁拢了拢围巾。H市的那天也是这样冷吗?如果那晚没下雪,他会走到哪里去?还会与荣耀同行吗?如果那天他没有被嘉世赶出来,会不会不一样?如果那天他根本没有拎走自己的行李呢?
  
  谁也说不清道不明。
  
  叶秋抬头,对面是一家冰激凌店,还在营业,亮着灯火,是那种白炽灯,有点像是神圣之火……他摇摇头,真是犯了糊涂了。
  
  在大冬天的晚上,会有人去吃冰激凌吗?
  
  叶秋再次摇摇头,喃喃道:“那样的话会被老妈念叨死吧。”
  
  与此同时,那家冰激凌店里的一个人却是吃冰激凌吃的很开心。
  
  苏沐橙点了一份冰激凌,叶修坐在一边,直盯着玻璃窗外出神,苏沐秋则是跟苏沐橙聊着天,聊的都是些随意的东西,什么关于荣耀的、全明星台前幕后的那些事,甚至连她和楚云秀平时看的电视剧也都聊了。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叶修喃喃,“快过年了。”
  
  “你是说……叶秋?”苏沐秋问。
  
  “凭着双胞胎之间的默契,他一定来了。”叶修扶额,“我最怕的,是他就在附近。”
  
  “……”苏沐秋向窗外看了一眼,“的确。”
  
  “会在明天吗?”叶修起身,“走吧,他们等我们仨等的够久啦,可能已经等不及了。”
  
  苏沐橙微笑着继续做好伪装,三人撤离冰激凌店,前脚刚走,叶秋后脚就踏了进来,环顾一周,找个地方坐下。
  
  这就是巧合,这就是缘分。
  
  对面楼上的显示屏上仍然是那个戴着大绿帽子的魔道学者,本来该是大小眼儿的,为了美观,还是给加了个眼罩,绿色可是微草的象征,眼罩也免不了。
  
  “以后会看见巨幅的君莫笑吗?”叶秋自言自语,以前的一叶之秋的海报、手办,全是系统脸,而这次叶修抛头露面,君莫笑应该就会用他的脸了吧?
  
  就是千机伞有点糟心。
  
  不过叶修长的好看,这点叶秋是绝对不否认的,然后君莫笑也不是像小手冰凉那样的伪娘号,出手办、海报用真人脸还是没问题的,等到时候兴欣打出名气了,自然也就成了时间问题。
  
  “不对,我想远了,”叶秋嘟囔,“现在人家挑战赛都没过呢。”
  
  但兴欣过挑战赛,这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比赛打得不错。”叶修一进门就开口,“恭喜。”
  
  “没有没有,叶神坐啊。”楼冠宁赶紧摆摆手,“想吃什么直说就是。”
  
  “老大!这个鸡腿超级好吃!”叶修刚坐下,包子就递来了一只鸡腿,“不信老大你尝尝!”
  
  “谢了。”叶修这也不客气啥,直接抱着就啃,“小楼啊,我问你件事。”
  
  “啥事?叶神你直说就是。”
  
  “有听说过叶秋这个人吗?”叶修问。
  
  文客北等人懵了,叶秋大神不就在眼前?
  
  “咳,我说的是个经商的人,人家也叫叶秋。”叶修说,他还是一下子反应过来了,“叶秋”这名字毕竟也用了那么多年。
  
  “没怎么合作过,”楼冠宁摇头,“兴许是涉猎的领域不一样吧。”
  
  “呼,那就好。”叶修暗自松了口气。
  
  与此同时,微草。
  
  王杰希把叶修的手机放在了床头,熄灯,外头阑珊灯火透过窗户映进来,投到墙壁上。
  
  之前在走廊里头两人已经商量好了下次友谊赛的各项事宜,至于他不小心落下的手机,下次见面时再还吧。
  
  “之前那人……是叶秋吗?”
  
  王杰希揉揉眉心,翻了个身。
  
  “好了,睡觉,明天要早起。”
  
  
  
  
  
  
  

【all叶】遇见过去的你77

  [人物归虫爹,ooc归小生。]
  
  全明星周末,又是全明星周末!
  
  苏沐秋一提起全明星周末就心累,叶修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他们还是以为自己不会被认出来。
  
   太天真了!
  
   “算了吧,还顾忌啥。”叶修拍拍他的肩膀,“反正暴露了也没关系的。”
  
  “你说的容易啊。”苏沐秋一脸悲痛,他自己暴露了是问题不大,但是兴欣呢?跟自己一道的兴欣会不会受到影响呢?这真不好说。
  
  “信我,不会暴露的。”叶修说,“大不了就想办法去黑箱操作。”
  
  前一句话让苏沐秋有些感动,但微笑却在下一句话出现时就凝固在脸上。
  
  “吵什么吵!”陈果在外头用力敲门,“两个家伙共处一室吵架?成何体统!”
  
  两人面面相觑,等等,共处一室?是有……
  
  苏沐秋一脸悲痛地扑到床上,难得的独处一室的机会,谈这破事干嘛?这么一想,又去瞄一眼叶修,叶修倒不在意,搁床上找了个地儿就躺下了。
  
  “还好我机智啊。”陈果说。
  
  “万一里面在干重要的事不就给打断了?”苏沐橙微笑,“至于重要的事……你懂的。”
  
  “……”
  
  全场沉默,陈果怔了怔,赶紧轰方锐他们走,刚刚过来的方锐一脸懵,“唉唉唉!我可是来通知的!”
  
  “通知什么?”陈果问。
  
  “王杰希打电话过来说联盟指定叶修去全明星周末。”
  
  “指定?”陈果狐疑,“上场?”
  
  “不,准确来说是去和主席见一面,在全明星周末结束后。”方锐说着,“苏沐秋也要去。”
  
  “是要提前解决苏沐秋的事?”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出来,问道。
  
  “应该是的。”
  
  叶修一行人入场时,新秀挑战赛已经开始了,卢瀚文对刘小别。毫不意外,苏沐秋又掏出了那个小本子,边看边在小本子上写些什么,偶尔和叶修讨论两句,而早在夏休期退了役的方锐自然也没能入选全明星,颇心酸地跟魏琛吐槽,毫不意外地遭了一个白眼。
  
  变化还是挺大的,至少兴欣来全明星的人多了,而嘉世的孙翔和苏沐橙如愿入选全明星,排名自然是高的。
  
  【结果就在这时,还未离开比赛的飞刀剑,突然又是一扬手,手中银武流魂,凌厉地刺出。所有人还在不解这个冲动,场面的湮灭已经走到了这里,飞刀剑的身影转眼消失不见。

       少数有心人,却是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朝着方才飞刀剑刺出的方向望去。而场馆正中的电子屏,此时更是重放了飞刀剑方才的那个动作,再跟着,画面一切,移向了这一剑所指的准确位置。

        蓝雨战队,黄少天!
  
  转播给了黄少天一个特写,现场观众也纷纷从电子屏上看到了,骚动顿时更加猛烈了。无数微草的死忠开始呐喊口哨各种怪叫,帮刘小别对黄少天进行着挑衅。

       结果画面中的黄少天,却是被身边的队友碰了一下,然后给他指了指电子屏的方向。于是黄少天微笑着,友好地在镜头中挥着手。】
  
  本来吧,照原来的情况,黄少天是要比中指的,但是此刻他没有那么做,而是动了动嘴,看口型是这样的:叶、修、看、我、帅、吗。
  
  观众席上看出来的也有,但“叶修”这个名字挺陌生的,有点像“叶秋”两个字,难不成叶秋也来了?现场?还是转播?
  
  选手席那边一阵骚动,尤其是嘉世那头,好歹一个夏休期的集训,早就从刚开始的“叶秋”变成“叶修”了,此时此刻又怎会不明白?
  
  “啧。”这是周泽楷发出的声音,给旁边的江波涛听的一清二楚,也是,同样是全明星,怎么别人就……一言难尽。
  
  随后的赵禹哲对战楚云秀。意外的,楚云秀一开始就非常强硬,打的赵禹哲节节退败,台上台下都纳闷了,楚云秀为人所诟病的就是不够强硬,毕竟还是妹子,怎么今天就突然强硬起来了?
  
  作为楚云秀好友的苏沐橙端坐在嘉世的席位,脸上盛满了微笑、微笑、微笑。
  
  在国家队里,楚云秀和苏沐橙作为唯二的妹子,在汉子们的修罗场之外显得格外团结。后来在适应了每天被修罗场包围、被秀得闪瞎眼等重重煎熬后,于穿越到的过去的时空实施了报复。
  
  从此,荣耀论坛里就出现了两位专门写叶受的同人文的用户——风梳烟沐和风城烟雨。关键是这还成了荣耀论坛里的一股清流,当然,对于那些直男们,是一股泥石流,尤其是霸图粉。
  
  不过霸图粉还是有些乐于去看这些东西的,反正韩队和张副队又不是受对不对?看叶秋吃瘪还是很开心的。
  
  据非官方渠道爆料,以风梳烟沐和风城烟雨为代表的一批在晚上或大清早发文的写手们私下里有一个群——“干死叶修”,由于“叶修”的身份太过于像叶秋,一度以为她们是一群霸图粉,后经霸图粉丝后援会官方确定,这群人并非霸图粉,至少没有粉籍,至于为什么是这个名字,目前还是未解之谜。
  
  想想,一个写手突然有了新素材,多了个新脑洞,或是自己粉的人互动了之类的,开不开心?
  
  就是可怜了赵禹哲这娃,估摸着被打得怀疑人生了,下台时都踉踉跄跄的,还差点摔了,还是主持人看不下去,扶了一把,这才回了席位。
  
  “有点像去年的二翔。”陈果说。
  
  “不不不,”叶修连连摇头,“孙翔比赵禹哲厉害,而且去年孙翔输了只是差了一点,他还是有回击,而赵禹哲是纯粹被压着打。”
  
  “我觉得孙翔如果听到这段话,一定会开心得原地爆炸的吧。”唐柔淡淡地说了一句。
  
  不得不说,真相了。
  
  
  
  
  
  
  
  

【all叶】追修路漫漫18

  [人物归虫爹,ooc归小生。]
  
  [本文又名《论如何讨媳妇儿娘家欢心》]
  
  [ @我宝-小修修 ]
  
  突然,全场的灯光又亮了起来,这时台下的人们才看清台上站了一批什么人——众人皆是清一色的黑西装,台下议论纷纷,不过那些迷妹们终于还是将大喊、尖叫的冲动强忍下去,毕竟这是人家叶神的婚礼。
  
  没过多久,李轩和国家队唯二的姑娘一起上台,楚云秀和苏沐橙都是穿的白色礼服,只是楚云秀的礼服更衬出优雅的气质,而苏沐橙的礼服却是更显得偏少女一些。
  
  但大家都破天荒地统一没有去看那两个光彩照人的大美女,让他们看直了眼的,是李轩。李轩是场上所有男性中唯一一位穿了白西装的。
  
  “不会是李轩赢了吧?”台下有人议论,这正是他们担心的一点,这李轩吧……说白了其实还是比不上其他那些人的,怎么就给选上了呢?
  
  尤其是霸图粉,他们坚信自己所支持的战队是最好的,人也是最好的,怎么就选了李轩了呢?要是换作以前,他们肯定会是破口大骂叶修眼瞎。但事实上,人家想找个怎样的伴侣,你个外人管的着吗?另外还是为了照顾自家三位选手的情绪,他们忍住了。
  
  台上那一众一类以唐昊与孙翔为代表,眼睛死死盯着李轩,拳头紧握着,好像下一秒就要打到他身上;另一类以喻文州与王杰希为代表,微笑地看着李轩,看得直令人发毛;还有以黄少天和周泽楷为代表的沉默派等等。
  
  李艺博和潘林默默地站在一边,默契十足地后退一步,“现在宣布,这场婚礼的新郎是——韩文清、张佳乐、王杰希、方锐、孙翔、孙哲平、张新杰、周泽楷、肖时钦、唐昊、黄少天、喻文州!”
  
  又是一片寂静,半晌,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大伙都兴奋坏了,有些人已经抱在了一起,无论是霸图粉、嘉世粉、兴欣粉,全部都抱在一起。
  
  “蓝桥同志啊!”车前子狠狠抱了旁边坐着的许博远一把,后者也没躲,夜未央此刻已是眼泪鼻涕都下来了,遭了旁边的月中眠等人一阵鄙视。
  
  “这么大个人了还哭鼻子。”蒋游一脸无语地递纸。
  
  “看不出来啊,还随身带纸。”梁易春幽灵般开口。
  
  “再豪迈的爷们儿也会有柔情的一面嘛。”天南星拍了拍车前子,“下次别抱了啊,差点惊些人家。”同时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台上。
  
  以月中眠为代表的兴欣众人发出“噫”的声音,伍晨目前一脸懵。
  
  既然新郎已经公布了——那新娘呢?都知道是叶修没错,可是他什么时候出来?以怎样的形式出来?出来时会是副什么样子?
  
  李艺博和潘林相视一笑,举起话筒,刚要开口,叶修直直地走了出来。
  
  尴尬。大写的尴尬。
  
  叶修穿的是国家队队服,就世邀赛的那一身,没有任何装饰,脚步有些拖沓,就好像平时任何时候那样,走到一群人的中央。
  
  可怜的李轩被挤在边缘瑟瑟发抖。
  
  “开始吧。”叶修笑。
  
  这可吊足了众人的胃口,如果是西式婚礼,免不了要戴戒指之类的……看这架势,十根手指全用上都不够。
  
  “会不会是中式婚礼?”魏琛提了一句。
  
  “看着有可能,不过如果是他,也许会不按套路出牌。”唐柔说。毕竟那《追修路漫漫》他们可都是看了的,叶家安排的这些东西都超纲了,这次好死不死是叶修自己筹办婚礼……那家伙整天扑在荣耀上,哪知道婚礼是什么?
  
  兴欣众人沉默,公会那头总是很热闹,到了战队这边就沉默了。
  
  台上众人就像当初在苏黎世时那样,围了个圈把叶修包围起来,一起把他举起来,这一幕曾经过电视转播在台下众人眼前上映,现在是现实版,只是人数有些变动,少了李轩,多了韩文清和孙哲平,楚云秀和苏沐橙是不用干这种事的。
  
  台下众人兴致勃勃地看着,看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那一群人动了,将叶修一路举着下了台,台上就剩了苏沐橙、楚云秀、李轩、李艺博、潘林,总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说白了就还是尴尬。
  
  “说好的婚礼呢?”
  
  这……不过就光这场婚礼,一路过来不都是“惊喜”?
  
  “叶修上场都还没多久。”陈果说,“这是……”
  
  “提前进入状态了吧,”唐柔说,又补充了几个字,“护妻狂魔。”
  
  “不应该是护夫狂魔吗?”柳非转过头来。
  
  “可是叶神应该不是攻吧?虽然护夫狂魔理论上来说没错,但我觉得护妻狂魔更贴切。”戴妍琦回。
  
  “不知道叶修前辈被掳走后会怎么样。”卢瀚文说。
  
  “少儿不宜,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刘小别伸手去捂卢瀚文的耳朵,“在某一方面联盟的女选手比男选手厉害很多。”
  
  “……”蓝雨众人沉默,刘小别这是大实话没错,但是全联盟都知道,蓝雨根本没有女选手。
  
  “你觉得他们会去哪里?”吴雪峰问,“这次真是凑巧了。”
  
  “这……”陶轩一下子犯了难,“我还真不知道。”
  
  “反正他也……尘埃落定了不是?”
  
  “方士谦,你之前喊那一嗓子干嘛?”郭明宇问,“话说这座位号真的不是他们安排的吗?”
  
  “闭嘴,你还想在退役之后再来露个脸,给你那传闻再刷上一笔吗?”方士谦紧盯着台上。
  
  “我只知道我如果‘晚节不保’都是拜你们所赐。”郭明宇说,“这次我是来还钱的。”
  
  “你自己都不记得有多少了吧?”
  
  “还真是。”
  
  “我觉得,婚礼的话,好歹也要洞房吧?”黄少天关门,“你们说是吗?”
  
  叶修自然拼命摇头,可其他人却不尽然,已经开始要上手扒衣服了……那什么,你们懂的。
  
  
  
  
  
  
  

【all叶】追修路漫漫17

       [人物归虫爹,ooc归小生。]
  
  [本文又名《论如何讨媳妇儿娘家欢心》]
  
  [ @我宝-小修修 ]
  
  霸图
  
  “都准备好了?”韩文清整理着衣领。
  
  张新杰点头,张佳乐……衣服穿反了。
  
  “没办法,太紧张了嘛。”张佳乐忍不住啐了一口唾沫,“比得冠军还紧张。”
  
  林敬言默默地蹲在角落,看着那三人出去,感觉无形之中被秀了一波。
  
  
  
  “这个……是婚礼?”卢瀚文一脸懵,“好像全明星。”说着,他还抖了抖手里的小册子,“就是全明星在冬天,这是正夏天。”
  
  “还好吧。”刘小别说,“那个……你也是迷路了?”
  
  “也是?”卢瀚文挑刺,看了眼小册子,“话说叶修前辈是B市人,怎么想到来Q市?”
  
  “大概是因为……这里是霸图吧。”刘小别留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两位,迷路了?”
  
  两人回头一看,嘿呦,这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新娘……咳咳,婚礼参与者之一叶修。
  
  “好浓一股子烟味。”刘小别闻了闻,“前辈不去化妆之类的?”
  
  叶修拿烟的手微微颤抖,露出不坦率的笑,“化妆什么的等会,你们也知道我不怎么出来露面,这一次……我心情有点复杂,抽根烟平复一下心情。”
  
  刘小别和卢瀚文面面相觑,最终还是啥也没说出来,道别后就匆匆走了。
  
  “是好大一股子烟味。”叶修自己也闻了闻,“洗个冷水澡去。”
  
  “你会去向你们队长告状吗?”刘小别问。
  
  卢瀚文摇摇头,“我希望叶修前辈的洞房花烛夜能安稳一点。”
  
  “啧啧啧,你才多大点啊。”
  
  “说的好像你比我大多少似的。”
  
  “一帆,他们那边挺欢乐啊。”高英杰接了一杯水,一饮而尽。
  
  “而且是在庙药对立的大背景下萌发出的友谊。”乔一帆笑笑,“不知道叶修前辈去哪儿了,老板娘和苏队她们正找着,我估摸着就老板娘的性子……叶修前辈这下惨了。”
  
  “一帆,叶修前辈这下应该是真惨了,各种意义上的。”高英杰默默地说。
  
  “请问有看见叶修吗?”唐柔突然出现在刘小别和卢瀚文身后。
  
  “没……没有。”
  
  “希望是这样。”
  
  “那妹子好吓人,杀气太重了。”刘小别吐槽。
  
  此时此刻,叶修正在洗澡,突然背后一凉。
  
  “感觉……不妙啊。”
  
  
  
  晚八点整,来宾全部入场,满座皆是粉丝,只是粉不同的战队,粉不同的人,现在却因为一件事情聚集到一起来了。
  
  值得一提的是,观众席上坐了很多霸图粉,据非官方完全统计,也许这是他们对叶修最友好的一次。
  
  突然,全场的灯光都灭了,仿佛是全明星一般,但接下来的事情就让他们有点不淡定了。
  
  “尊敬的……”李艺博刚刚开腔,底下就沸腾了,废话,灯光全灭了,就等了这俩逗比上场,可不气吗?
  
  不过霸图粉真是……好歹李艺博以前也是霸图的不是?还好刚刚没开口。潘林默默地想道。
  
  “那个……惊喜还在后头呢。”李艺博说,言语中是毫不掩饰的尴尬。
  
  全息投影!又见全息投影!观众们都瞪大了眼睛,随着众人的目光跳出来的,是一叶之秋,和现在大不相同的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拎着战矛,后面跟着一个一看就知道装备不咋地的神枪手。看到这里,有些老玩家的眼角突然就被生理盐水充斥了,一个名字呼之欲出,那是一个带着血与恨、令人气的牙根直痒痒的名字——秋木苏。
  
  随后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就遇到了大漠孤烟,他的模样也是与现在大不一样的。新玩家也许不知情,但那批一区的,特别是有些霸图粉都悄悄地抹了眼。
  
  然后,秋木苏消失了,一叶之秋与大漠孤烟搏杀,突然之间就炸开了花,大漠孤烟不见了,从百花缭乱之中冲出了落花狼籍,一叶之秋挥舞着战矛,以一杆却邪挑破了繁花血景。
  
  邹远和于峰在百花战队的席位上看的清清楚楚,不少百花粉也都沉默了,虽然婚礼候选名单里没有现任百花战队的任何一个人,但却有双花。虽然那天的繁花血景破了他们的梦,张佳乐的复出也令他们感到寒彻骨,但最终还是坦率地选择祝福。
  
  “繁花血景。”张佳乐吐出这四个字来,却觉得无比的沉重,“我希望,这一幕快过去。”
  
  魔术师神奇般的出现,与斗神一决胜负。观众席上终于有人坐不住了,站起来大喊:“王大眼儿!加油!微草的希望就在你的肩上了!”
  
  观众们的目光很快就流转到了他身上,那人却毫不遮掩,一个声音传出来了——“方士谦?”
  
  以他的资历,这一声“王大眼儿”是绝对够份的。
  
  最后一抹星尘洒落之际,于逐渐黯淡下去的舞台中央,突然冲出了千军万马一般,枪炮师沐雨橙风站在了一叶之秋的旁边,与之共同征战沙场,宛若当年的秋木苏,但又不一样。
  
  这是黄金一代的到来,正如这个名字一般,虽然说这名字也算不上多好听,甚至是说土气,但他们这一届的确如此,一下子就炸开了如同黄金一样散发出的光芒。他们每个人都是一颗星,聚在一起炸开了光。
  
  子弹划过天际,拉出一条银线,银线连接的彼岸是一叶之秋,但不再是以前的一叶之秋,在他的背后,一个花花绿绿的影子浮现出来,君莫笑扛着千机伞缓缓走来。
  
  又是征战,又是短兵相交。
  
  全息投影早已结束,但灯光没有再打亮,在黑暗中,观众们悄悄地抹眼泪,摆出复杂的表情来,反正……别人也看不见。
  
  “各位,大家好啊!有没有想我呢?讲真的,我现在超级激动,我觉得我应该可以被选上,所以激动万分,你们也是吗?”又听到这一长串话,不用看都知道是黄少天,纷纷大喊着,吐槽着,但大喊完、吐槽完之后,他们的心情就不再复杂了。
  
  
  
  
  
  
  

刚听到一段话,大概是这样的:“他穿上西装往讲堂上一站就是个绅士,穿上长袍搁那儿就是个大家长,穿一破棉袄往街上就像个拉车的,但是他身上免不了流氓气。”

第一感觉是王杰希,仔细一想叶神好像也是这样的。

原:《那年那兔那些事》第二季第十一集
白桦林刻着的那个名字

制作的不好,还请见谅

【all叶】追修路漫漫16

  [人物归虫爹,ooc归小生。]
  
  [本文又名《论如何讨媳妇儿娘家欢心》]
  
  [ @我宝-小修修 ]
  
  “为什么突然这么多蚊子啊?”黄少天忧伤地望着自己的身上“平原变丘陵”。
  
  “像这种离水近的地方蚊子多一些,正常。”喻文州说。
 
  “我说,大家不会是真想一直在这儿吧?”张佳乐站起来说。
  
  “这我知道。”叶修摆摆手,“我们有14个人,目前还不知道方位,也不知道别的,怎么着?”
  
  “方位……”战术大师们悉数沉思,最终得出了结论——
  
  “方位什么的先别想了,把饭吃了再说。”
  
      从野外求生的角度来说,这顿饭超级丰盛,以至于连韩文清吃了饭后都不想动。
  
  “好吃。”黄少天靠着棵树,摸着自己略微鼓起来的肚子。
  
  “几个月了?”叶修凑过来问。
  
  “去去去,什么几个月了。”黄少天摆摆手,“要怀也是你。”
  
  “没有修罗场,真是意外啊。”李轩默默地说。
  
  “修罗场会影响夫夫之间的和睦。”喻文州说。
  
  “走吧,再躺下去都要发霉了,”孙哲平说,“手机上应该有地图吧?”
  
  “我这儿有。”
  
  “唔,陆地在西方的样子。”
  
  “这儿应该会有人经过吧?”
  
  “应该会有人经过,毕竟老爷子还没有让你们受特别多苦的打算,顶多浅尝辄止。”叶修说,“去海滩上点一堆火吧,点大点,他们会看见的。”
  
  众人狼狈地点起火,不时往里头加木头,火一下子就窜上了天空,散出阵阵黑烟,叶修作为被点名不准干活的唯一人员,坐在边上看着,忽然就笑了。
  
  “在举办婚礼之前叶家是不会让你们出事了,总不可能我还没结婚,就先成了寡妇。”
  
  救援来的很快,这是一次一点儿也不严肃的野外求生,但没有人知道,叶老爷子最初的文案策划出的可是实打实的魔鬼历练。在想到自家大孙子的人生幸福之后,这铁打的心就直接软下来,毕竟在看了前头的东西时,他也就基本上肯定了叶修未来的夫婿。
  
  这么些日子,说长不长,说短呢,也不短,就马马虎虎那样,不过有一些东西,那是真变了的。
  
  历练告一段落,各人也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但没过多久,他们又全被炸了出来,同时炸了锅的,是整个荣耀职业圈。
  
  叶家V:选拔已结束,叶修的伴侣已选出,将在7月13日公布,地点为霸图俱乐部。同时选拔历练中的精彩片段已整理成纪录片《追修路漫漫》(悄咪咪说一句,叫《论如何讨媳妇儿娘家欢心》更好!),欢迎观看。
  
  @喻叶一生推 :好看!暴风式赞美官方!
  
  @喻叶生一堆 :喻队苏爆了!修修超可爱,想【哔——自动消音】
  
  @联盟里唯一的直男:上面的碉堡了
  
  @国家队里唯一的直男:修修果然是弯仔码头,不行,我堵不住鼻血了
  
  @苏沐沐沐沐沐橙 :咋都喊修修?直接喊媳妇呗
  
  @蓝雨_黄少天V:注意点!那可是我媳妇
  
  @黄叶仍风雨 :有生之年见到官方发糖
  
  @叶喻生烦:我可能站反CP了……
  
  @兴欣_叶修V:挺热闹啊
  
  @叶叶叶叶叶:叶神叶神叶神!妈呀,有生之年见到活的叶神,太兴奋了我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只有我一个人注意到了在霸图宣布吗?
  
  @大漠孤烟长河落日:你不是一个人
  
  169854转发     12365评论    236942 赞
  
  
  
  其他人都只看了《追修路漫漫》的正式版,也就是删减了一部分的版本,这16个人,却是看了完整版。
  
  【喻文州并没有着急去睡,而是好好地把房间里里外外的设施给查看了一下。
  
  “呵,”他轻笑,“看来叶家并没有打算让我们好好休息啊。”
  
  这一切都被摄像头拍下来了。
  
  “这小子还挺谨慎的。”
  
  下一秒,黑屏。
  
  “呵,肯定是那小子发现这个了吧。”
  
     叶老爷子笑笑,打开了第二套摄像系统。】
  
  “喻队厉害。”李轩鼓掌,“我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摄像头。”
  
  “我觉得厉害的不该是叶家吗?打开第二套……”苏沐橙说。
  
  “都厉害都厉害,接着看吧。”
  
  
  
  【他们并没有选择坐飞机,而是坐的火车。
  
  顺利到达了。
  
  这一切都倚仗 四大心脏 四大战术大师之一的张新杰的英明决策。
  
  当他看见了张佳乐买机票之后,推了推眼镜。
  
  “我们绝对不能买机票,坐火车去。”
  
  事实证明,他对了。】
  
  “队友啊,真是扎心了。”张佳乐边说边抹眼泪,同时往叶修那边去,被孙哲平拦下。
  
  “聪明人老是会被针对,这就是嫉妒!”黄少天愤愤不平。
  
  “就针对你了怎么地。”张佳乐转移目标。
  
  “老铁,我这是在帮你呀。”黄少天无奈。
  
  “莫名窜出来一个老铁。”叶修吐槽,这群人的尿性他还不知道?成天不怼两下就觉得憋屈,找梗去插刀,这都已经是常态了。
  
  【“喂喂喂???起啦老叶!太阳都出来了你却还在睡!”黄少天一把掀开被子。
  
  露出了叶修光滑白嫩的大腿。
  
  喂喂喂???
  
  叶修目前一脸懵逼。
  
  众人看得眼都直了。】
  
  众人下意识地寻找叶修,发现他已经窜到角落里头去了,不禁恶意满满地围上去。
  
  “我孙翔今天就要替天行道,除了你这磨人的妖精!”孙翔大喊。
  
  全场寂静,唐昊狠狠地打了自己一拳,嘟囔了几句,叶修更是懵逼,这孙翔今天是没吃药呢,还是吃多了药,还是乱吃药了?
  
  孙翔大概也意识到了不对,赶忙闭了嘴,但为时已晚,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头,他安静得如同周泽楷,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孩子是受了多大刺激才成这样。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夫妻相?”李轩嘟囔。
  
  距离李轩被周泽楷和孙翔混合双打还有一秒,让我们为他默哀三秒钟。
  
  
  
  
  
  

【all叶】遇见过去的你76

  [人物归虫爹,ooc归小生。]
  
  “挑战赛开始了。”叶修轻描淡写地提了一句。
  
  “第一局个人赛……”方士谦开口。
  
  “他们说只要一有个人赛就喊我去打。”叶修说,大概是为了将他以前的遗憾给补回来,一直连胜下去吧。
  
  “这是件好事,”方士谦说,“毕竟他们也都成长了,你也是看得出来的,基本到了职业水准。”他不想过于吹大。
  
  “算了,先不提挑战赛了,真要怎样的话,还得看线下赛。”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方士谦这还没过多久就出院了,腿上还缠着白绷带,一瘸一拐地回了兴欣。
  
  陈果看着看着,悬着的心倒也下来了,就是吓出一身汗来,想到这里,她决定开个会。
  
  于是一堆人离开训练室,跑去陈果居家的那套间。这套房也就是二层里隔出来的,算不上大,客厅里现在一下子拥进去这么多人,挺挤得慌。陈果却早已经在屋里了,一本正经地,看到众人来,点点头:“都来了。”
  
   “大家坐。”陈果招呼着,大家各挑座位坐下。陈果的目光一个一个移过去,选择性无视混进来的孙翔、苏沐橙和方锐以及伤员方士谦。
  
  “那好,会议开始。”陈果说道,“此次会议主要是针对方士谦同志的。”
  
  话才刚开始,叶修便开始带头鼓掌,一本正经地,搞得陈果都有些受宠若惊。
  
  “大家要向方士谦同志学习!”魏琛起立。
  
  “是的,学习!”包荣兴也从椅子上跳起来。
 
  “学习什么学习什么?”陈果大吼,“我这是通报批评!”
  
  “啊?”方士谦傻了眼,“为什么?”
  
  “因为……你出了车祸。”
  
  很显然,这是陈果随便想出的借口,本来目的是很明确的,但硬件上还是处于劣势,如此蹩脚,也就随便去了。
  
  “这没理啊。”方士谦直喊冤,“老板娘你看啊,这车把我撞了,我出了车祸,成了伤员,还要被讨伐?这有点说不过去啊?你看人家苏沐秋,他不也是车祸?按这理儿,苏沐秋他也要被讨伐!”
  
  苏沐秋躺枪,同时紧盯着方士谦,他从来没有跟方士谦说过自己是车祸去世的。
  
  “总之就是注意安全。”陈果扶额,这找茬找的也太……不会叶修他们那一届的职业选手都这样吧?瞟了一眼吴雪峰,再想想韩文清,陈果沉重地摇了摇头。
  
  “我们都知道。”
  
  陈果苦笑了一下,话是这样说了,但做不做得到,还是看他们,这句显然敷衍到爆,不过说不定会有反效果。
  
   “苏沐橙,还有叶秋,叶秋的可能难点,那家伙喜欢装神秘。”
  
  那句话在过去……准确来说是将来还是实现了,不只是苏沐橙和叶秋,不,叶修的,陈果拥有了兴欣全队的签名。
  
  “那行,老板娘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叶修率先做出表率,接着人都一个个走了,像吴雪峰之类的,看了陈果一眼,摇摇头还是走了,就留了她一个人在。
  
  不出所料,在全体成员撤退后五秒,陈果的怒吼贯穿屋顶,直冲云霄。
  
  “这一嗓子吼的,真是中气十足!”魏琛说。
  
  “什么味?”叶修问。
  
  “哦哦,我闻到了!”方锐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浓浓的狗腿味。”
  
  “你找打!”魏琛随手抄起一把雨伞,“千机伞怕不怕?”
  
  “还真不怕。”方锐回,叶修瞅了他一眼,秒怂。
  
  众人都笑。
  
  “方锐你这也太怂了吧?”方士谦拍拍他的肩膀。
  
  “你试试给叶修用千机伞揍一顿呗。”方锐回,“站着说话不腰疼。”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方士谦幽幽地来了一句,“我退役那年千机伞可还没出。”
  
  “这倒是……”
  
  一提到退役,气氛莫名就伤感起来了。
  
  “退役……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叶修说。
  
  就这么着,挑战赛开始了,中途装备之类的,用自己的加上从义斩借来的,拼拼凑凑倒也是过了,挑战赛里大多数都是来潇洒走一回的,像开局的全世界失眠那种……不予评价,但有几分本事,都是要在线下赛看的,这时候一般来说都是些潜伏在挑战赛里随时想要上岸回联盟的往年出局的战队。
  
  “真不容易。”常先说,“所以陈姐,我来采访啦!”
  
  “这……真是个好借口。”陈果嘴角抽搐,这常先自打了无极之后就来了,不过还好,毕竟以前他也在的。
  
  “老伍,公会现在怎么样?”魏琛问,这一阵子忙挑战赛,就前面更新了去了几回,其余时间还是在训练,公会都没看两眼。
  
  “挺好的。”伍晨说,“这是要……”
  
  “采访啊!”常先端起相机。
  
  “要不小常你给我们战队的所有人来张合影?”陈果建议。
  
  常先对兴欣的采访稿出现在了《电竞之家》上,篇幅不算很大,这不,他兴冲冲地跑来兴欣了。
  
  “小常你这车技真的得练练。”陈果扶额,毕竟每次常先来一趟,都得给网吧内的工作人员来一次惊吓,搞得现在常先进都没进来,受惊的表情已经摆好了。
  
  “陈姐!”常先火急火燎地从包里头抽出张照片,“这照片有问题!苏大哥都没在上头!”
  
  “这个嘛……小常啊,淡定淡定,你苏哥不是普通人,照片到时候我们会再处理。”陈果说,苏沐秋没办法出现在照片里头,这她是知道的,在兴欣里头这都不是秘密,不过这么一来问题也就浮出来了,到时候苏沐秋难免要拍照的不是?特别是单人,到时候面对着一张空空的照片,总感觉心有点慌啊。
  
  “大不了我到时候学叶修的。”苏沐秋说。
  
  “……这倒也是可以。”叶修竟然还真就考虑了这事的可行性,不过那么多年,即使是三连冠也没能出现,这技术也是让人不得不承认啊。
  
  “那就这么办了吧。”陈果大笔一挥,苏沐秋都不在意是不是?但陈果就是陈果,如果真就是把苏沐秋藏起来,那她就不是陈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