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云淡

您的好友【秋木苏】已上线。

【all叶】追修路漫漫15

  [人物归虫爹,ooc归小生。]
  
  [本文又名《论如何讨媳妇儿娘家欢心》]
  
  [ @我宝-小修修 ]
  
  “来个人帮把手!”张佳乐大喊,黄少天撒丫子跑过来,啪叽一声摔倒,张佳乐扶额。
  
  “这蘑菇……没毒吧?”孙翔抱着满满一捧的蘑菇问王杰希。
  
  “看这样子应该没有。”王杰希说,“但光吃蘑菇不是办法,要知道我们有这么一大家子人,虽然那两个姑娘没跟过来,好歹也有十四张嘴。”
  
  “文州,看看他们在干啥?”叶修说,往木头的缺口里塞了点松针之类的东西,继续努力着。
  
  “张佳乐他们在摸鱼,孙翔在蘑菇。”喻文州说。嗯……从某种意义上说,他这句话真没错。
  
  故事还得从头说来。
  
  
  
  今天一早,叶清就把一众人全吼醒了,“别睡了!有任务!”
  
  “任务是啥?大眼儿你拿过来看看?”叶修显然睡懵了。
  
  “我瞅瞅,”王杰希这时都不忘揩叶修油,摸了一把脑袋,别说,手感不错,“就是把我们这一大帮子人丢到一个岛上,直到我们找到出岛的办法。”
  
  “我打赌,这肯定是老爷子出的主意。”叶修摸摸鼻子说。
  
  “手机没信号。”方锐说着时,孙翔已经上了树,四处瞧了瞧。
  
  “好像……已经到那个岛上了。”
  
  “抓住叶清!”叶修第一个反应过来。
  
  “嘿嘿。”叶清一下子抓住绳梯,爬上了直升飞机,“再见了同志们!”
  
  “喂!”
  
  “这下怎么办?”李轩问。
  
  “那也就只能这么待着了呗。”
  
  “没事的,我们这一大家子人,难不成还怕饿死?”
  
  
  
  “那就……我和文州生火,大孙去找找水,张佳乐、烦烦、二翔、大眼儿去找吃的,老韩、李轩、唐昊去找点木头、木板之类的,方锐、小事情、小周、脏心杰……去找扎营地,手机都有电吧?每组留一台用来看时间,剩下的关机交给我,无论怎样,三个小时后集合。”叶修在此刻发挥出了他卓越的指挥才能,当然,这帮人也乐意听,毕竟私心……咳咳,威信摆在那里,好歹也是当过领队的人,威信是一定的,绝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这个……应该可以吃吧?”黄少天指着一团不明物体问。
  
  “我想……应该不行。”王杰希摇头,“我们应该找找像玫瑰的东西,因为蔷薇科的大多数都能吃。”
  
  “比如这个?”孙翔指着一团不知道是什么的花问。
  
  “跟花有关的问张佳乐去。”王杰希说,百花所在的K市的花事是出了名的,G市好像也有,孙翔……不予评价,随缘吧。
  
  张佳乐率先发现食物,接着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
  
  “火在野外是很重要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叶修边钻边说,突然怔了怔,又嘟囔了一句,“兴欣之火,可以燎原。”嗯,时刻不忘战队。
  
  “我们还有很多个蓝雨的夏天。”喻文州不自觉地念起在哪儿看到的一句话。
  
  哗哒哗哒——无数的雨滴从天而降,愣是把叶修费老大功夫烧起来的那一丝丝星火给扑灭了。
  
  “……”喻文州和叶修面面相觑。蓝雨的夏天……真的下雨了!下得太不是时候了!
  
  另外一边的孙哲平乐疯了,四处去找些什么东西来接水。
  
  “扎营地最好可以靠近水源,山洞应该会稍微好点,然后……”张新杰说了一大堆东西,除了肖时钦和周泽楷垂耳听了外,其他人啥都没听,没错,这个其他人就是方锐。
  
  周泽楷直接往前走,其他人只好跟上,他在一个山洞前停步。
  
  “呃,这个山洞……没问题?”肖时钦举手,周泽楷摇头。
  
  “去看看吧。”张新杰打开手机里的手电筒,朝山洞里走去,手机的光一朝里头打,黑压压的就飞出来一片,那显然是蝙蝠。
  
  “这儿不安全。”方锐得出结论,转身就走,“跟上来啊。”
  
  “信他没问题吧?”肖时钦还是有点担心,这方锐说靠谱吧,也挺靠谱的,但他身上总散发出一种深深的不靠谱的感觉。
  
  四人环岛一周,还是发现了点什么的——另一个山洞,那个山洞不深,一眼就看完了,还可以,也没有什么蝙蝠之类的东西,肖时钦搁那山洞口杵了一木棍,好到时候找着过来。
  
  三小时后。
  
  张佳乐和黄少天把各自用衣服兜起的小鱼全倒在地上,孙翔捧了满满一捧蘑菇,王杰希找了些花、果子,韩文清他们那边带了一堆木头回来,孙哲平和喻文州已经支起锅——随手捡的一个椰子壳开始烧水了,至于那个椰子壳是谁留的嘛——
  
  “阿嚏!”叶秋揉揉鼻子,“谁在念叨我?”
  
  【以下省略六百字。】
  
  总之接下来的一切都好好的,没错,好好的。
  
  “老叶我肚子痛,去解个手。”黄少天说。
  
  “去。”
  
  “叶修我去上个厕所。”
  
  “前辈我去出恭。”
  
  “叶神我去……”
  
  “叶……”
  
  最后叶修自己也去了。
  
  “水是不是没有烧开?还是鱼或蘑菇没煮熟?”叶修问。
  
  “我可以确定食物都是熟的,水……我不知道。”王杰希说。
  
  “算了,别追究那么多了,”叶修摆摆手,虽然在黑暗里头没人看见,“睡觉吧,忙活了一天了。”
  
  修罗场不会因为天黑而终结。
  
  今晚的任务便是争夺叶修旁边的那两个位置!
  
  那两个位置极其抢手,孙翔和黄少天为此不惜大打出手,黄少天出拳,一拳打到喻文州脸上,孙翔踢一脚,直接踢到周泽楷。
  
  在经历了多次拳打脚踢之后,喻文州向周泽楷抛出了收妖的橄榄枝,周泽楷愣了愣,点点头,虽然喻文州根本看不见。
  
  在两位队长及韩文清、孙哲平、唐昊等人的共同努力下,他们终于使这两个家伙安静一点儿了,好歹没有再拳打脚踢。
  
  “好痒。”
  
  前半夜是黄少天和孙翔两人作妖,后半夜啪啪声四起。
  
  
  
  
  
  
  

【all叶】遇见过去的你75

  [人物归虫爹,ooc归小生。]
  
  “请问轮回对于新赛季作何打算呢?”记者问。
  
  江波涛习惯性地凑上话筒,这时,周泽楷意外地拍了拍他,自己讲了句话。
  
  “在保席的基础上力争总冠军吧。”
  
  台下的记者全愣了神,照理说轮回刚得了冠军,应该士气高涨才对啊?怎么连身为队长的周泽楷都说出这种话来?
  
  “请问这是?”
  
  “这是叶修……秋前辈说的。”周泽楷及时改口。
  
  叶秋?这分量也太足了点吧?难不成荣耀前后第一人其实关系很好?众人想想叶秋,都摇摇头,说真的,这家伙的私人关系可是真不知道,连公开的都不多。叶秋和周泽楷?光是想想那场面都觉得诡异。
  
  “嗯……请问您和叶神有什么私人的关系吗?”一个记者问,他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
  
  “大概是……亲密的朋友?”周泽楷开口。
  
  我去,发生了什么?台下炸锅了,不止台下,台上的人也有炸锅的,典型代表为某江姓荣耀职业选手,脸上微笑微笑微笑,心里……嘿,你们懂的。
  
  “周泽楷!无耻之徒!”黄少天从椅子上跳起来,“全联盟都知道,我和老叶的关系是最好的!瞧他用了个什么词?亲密的朋友?我可去您的吧!”
  
  黄少天吼完,训练室里顿时一片寂静,背后的冷汗刷的就下来了,回头一看——
  
  “训练时不许开小差,训练翻一倍。”
  
  啊哦,悲剧了。
  
  “黄少黄少!我一定会继承并发扬你不畏强权的精神的!”训练结束后,卢瀚文跑过来找黄少天唠嗑。
  
  “去一边去吧,我还有的忙活。”黄少天泪流满面。
  
  “是!”
  
  “唉嗨嗨,这联盟的未来怎么了都是?”黄少天叹气。
  
  兴欣网吧。
  
  “亲密的朋友?”叶修吃了一惊,“小周这么看待我的?”
  
  “是啊,太过分了,怎么能这样呢?”方锐打抱不平。
  
  “不过他能把我看成是朋友,还是挺好。”叶修很快便不再纠结这件事,“午饭吃什么?”
  
  “这么一大家子人,总不可能做饭吧,我去买好了,你们想吃什么?”方士谦问,很显然,虽然在兴欣没待多久,但他本人已经融入到这个大家庭来了。
  
  “不愧是在微草待过的。”叶修调侃。
  
  “承让承让,你在这儿也差不多啊?”方士谦回道。
  
  “我有老魏,现在还有沐秋和吴雪峰同志,再说了,这不还有你吗?”
  
  “这倒是。”
  
  记下了要买的东西,方士谦就忽哒忽哒地跑下了楼,没过多久,门铃响了,叶修开门,来者并非意料之中满载而归的方士谦,而是两手空空的孙翔,他满头大汗,脸涨得通红。
  
  “快走!”孙翔大喊,“方士谦出车祸了!”
  
  车祸?!叶修吓了一跳,急切地跟着孙翔下楼,其他人也不敢马虎,其中脸上表情最丰富的,当属苏沐秋。
  
  怎么可能呢?前一阵子还活蹦乱跳的一人,后一阵子就……苏沐秋边跑边感慨,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到头来,这滋味他自己也体验了一番。
  
  虽然是情敌,但千万……千万要活着啊!苏沐秋就这么朝前跑,紧跟着在叶修后面,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全明星那次,就这么一直……
  
  推开病房,映入眼帘的便是触目惊心的白色,病床上躺着的就是之前还活蹦乱跳的人。病床旁边的桌子上摆的全是汤汤水水之类的,洒得一塌糊涂,那些都是孙翔给捡拾起来的,人也是他给送的。
  
  “我联系了微草的人,然后通过微草方面来协助联系了他的家人,办理了相关的手术。”孙翔说。
  
  “……聪明。”叶修一下子瘫到旁边的椅子上,“呼……跑的……有点快了。”
  
  苏沐秋一脸严肃地盯着病床上的方士谦,盯了很久很久,当陈果提到这件事时,叶修和苏沐橙都是微笑着。
  
  “这位方先生的家人都暂时过不来,而且他们相信,你们能照顾好他。”医生说,“理由是,方士谦临行前告诉他们,他去找一个叫叶秋的人,请问叶先生在?”
  
  “谢谢,我就是。”叶修说,“方士谦的现状怎么样?”
  
  “还好,没伤到筋,就是有些地方骨折了,需要静养,但他还没有醒,不过好在没有脑震荡,脑干也没问题,说明还是会醒,就是要一点时间。”
  
  “老板娘,”叶修说,“带他们回去,这儿就留我就好。”
  
  “我也……”苏沐秋出声。
  
  “银武银装。”这四个字一出,后者立即闭嘴。
  
  病人是需要照顾的,至少有个人走不开。
  
  电话铃声响起,是王杰希。
  
  “前辈,方士谦前辈出车祸了?”
  
  王杰希和叶修聊了不少东西,大多围绕着方士谦及怎样照顾病人,叶修时不时的点头,赞许。
  
  “哟呵,醒了?”叶修端水,“大眼儿说要多喝水。”
  
  “感情你还信他的?”方士谦接过水,“这水是温的?”
  
  “大眼儿说温水喝了好。”
  
  “……又不是女生来那个。”方士谦吐槽。
  
  “反正喝了总没坏处吧?”叶修说,又递来一个杯子,“牛奶。”
  
  方士谦一脸复杂地看着桌子上“中老年奶粉”的包装,“同志醒醒,我还年轻呐。”
  
  “我能怎么办呢?”叶修又递来一个保温杯,“你方士谦既不是儿童,也不是学生,更不是妇女,那不就中老年人了呗。”
  
  方士谦沉默了一会儿,打开保温杯,乐了,“看不出来,你叶修竟然还是会往保温杯里加枸杞的人。”
  
  “大眼儿讲的。”
  
  “晚餐吃什么?”
  
  “大眼儿说要吃的清淡点,到时候我去买个什么汤汤水水的来?”叶修说。
  
  方士谦一怔,眼见叶修就要迈出门,大喊:“回来!我们可以吃食堂!”
  
  叶修转身,“那好,我去瞧瞧食堂里会有什么好吃的没。”
  
  呼——止住了。
  
  方士谦叹气,苏沐秋啊苏沐秋,你肯定也是纠结死了对不对?不对!我想他干嘛?那可是情敌!
  
  
  
  
  
  

【all叶】追修路漫漫14

  [人物归虫爹,ooc归小生。]
  
  [本文又名《论如何讨媳妇儿娘家欢心》]
  
  [ @我宝-小修修 ]
  
  “头一次睡在摩天轮上欸。”苏沐橙说,由于游戏已经结束,在难得的休息时间里,对讲设备都是开放的,也就是说苏沐橙的这一句话,在场所有的人都听得见。
  
  “如果你想,可以天天这样。”叶修说。
  
  众所周知,叶修和苏沐橙是传过绯闻的,毕竟都是年轻人,他俩关系又出了名的好,虽然那时叶修还没露面,但已经露面的苏沐橙那可都是见识过的,是顶尖的美女。
  
  这句话也许在粉丝们的眼里是好像证实了绯闻的真实性,但是叶修的众追求者却没有吃醋——他们早就知道,并且习惯于叶修与苏沐橙的亲情,绝非爱情。
  
  “吃醋了?”叶冬故意问叶秋。
  
  “没有。”叶秋猛摇头。
  
  “还说没有……”叶清突然拍了一下叶秋的肩膀,“婚礼那天,你会去吗?”
  
  “毫无疑问。”叶秋铺好被子。
  
  这是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好无聊啊,睡不着!”楚云秀大喊。
  
  “脏心杰你在吗?”叶修问。
  
  无人回应。
  
  “前辈,现在都第二天了。”喻文州的声音。
  
  “实在都睡不着,那来讲故事?”王杰希提议,“故事接龙吧,要根据实际情况来,我先吧,然后按刚刚的游戏编号来。那一天下着大雪,苏沐橙去找小修修,小修修跟着她去会议室,可恶的孙翔抢走了小修修的一叶之秋和嘉世队长的位置,小修修淡定地退役离开嘉世。”
  
  “喂!什么叫做可恶的孙翔啊?”孙翔抗议,“说好的根据实际情况呢?”
  
  “没错啊。”众人异口同声,“抢走小修修的东西是不对的,所以是可恶的孙翔。”
  
  “……”这群家伙……唐昊你为什么也临阵倒戈了?
  
  “小修修……”叶修沉默了一会儿,“算了,随你们便吧。”
  
  “叶修刚走出嘉世,寒风刺骨,他迅速地跑进对面一家网吧。”李轩一本正经。
  
  “让我们为国家队里仅存的直男鼓掌。”楚云秀说。
  
  “怎么突然哪儿放鞭炮?”刚睡着叶冬被“啪啪啪”的声音吵醒。
  
  “他们在鼓掌。”
  
  “兴欣网吧里头开了暖气,小修修立刻登记上机,然后看见老板娘正以一个异常英武的姿态敲键盘,雄姿英发地走了。”方锐说。
  
  “一副狗腿样,嫌弃。”黄少天说。
  
  “小修修不嫌弃就行。”方锐回道。
  
  “于是,叶修就这么玩了起来,老板娘发现不对劲,折回来的时候,发现她一直战胜不了的那个人被叶修用几十秒就干掉了。”叶修说着,突然笑出声来,“就这么着,叶修在那里当了守夜班的网管,并在老板娘的提醒下去到了新区——第十区,用一张故人的卡和一件故人制作的银武,开始了新的征程。”
  
  “从此第十区就翻了天,君莫笑扛着千机伞在前头走,后头的各大公会鬼哭狼嚎。小……叶修赚的盆满钵满,比如说骗了一个姓黄的二傻,以及隔壁老王。”孙翔说。
  
  “蓝河同志已哭晕。”苏沐橙说。
  
  “你才是二傻!整天需要六个核桃的人请不要来说我!”黄少天愤愤不平。
  
  “隔壁老王……说的中肯。”王杰希说。
  
  “张新杰睡了,自动到我。”孙哲平说,“后来君莫笑,也就是修宝到了神之领域。在神之领域的最开始,各大公会都在追杀他,但他不仅没有占下风,反而驴了不少人。”
  
  “比如张佳乐。”孙哲平补充。
  
  “喂!”此为来自张佳乐的不满。
  
  “在此期间,叶修收获了不少好东西,也有很多修罗场是环绕他展开的,而且由于之前的全明星周末,他作为叶秋再次回到众人的视野里。”楚云秀说。
  
  叶秋一脸复杂。
  
  “修罗场是什么?”叶修问。
  
  “大概是游戏里的剧情之类的?也许就像神之领域一样。”孙翔说。
  
  “哦,我懂了。”
  
  ……这真的懂了吗?
  
  “……龙抬头,棒。”周泽楷憋出这么几个字来。
  
  “从那次全明星周末以后,孙翔苦练龙抬头,但还是没能打败叶修,因为叶修很厉害。”唐昊说。
  
  “……友尽了。”孙翔冷冷地说。
  
  “叶修本来就很厉害,在场的所有人都曾是他的手下败将。”唐昊说。
  
  “说得好。”叶修说。
  
  “……”众人沉默。
  
  “那到我了,虽然在游戏里我几乎没有出现,”肖时钦说,“叶修后来带领兴欣去打挑战赛,挑战赛里最棘手的战队就是肖时钦所在的嘉世,于是他与肖时钦斗智斗勇,最后打赢了肖时钦。”
  
  “???整个嘉世变成就肖时钦一个人了???”唐昊疑惑。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懵啊。”孙翔说。
  
  “在挑战赛期间,小修修曾经向鱼纹粥寻求帮助,由于鱼纹粥将小修修设为特别关注,所以他在第一时间狂爆手速打字过去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喻文州说。
  
  “鱼纹粥……喻队自黑是一把好手啊。”张佳乐说。
  
  “队长,什么时候的事啊?我怎么不知道?”黄少天问。
  
  “你当然不知道,那时候你还在睡。”喻文州说。
  
  “难不成喻队你和黄少天一起的?还知道他还在睡?”王杰希挑刺。
  
  “队长的房间就在我房间的隔壁。”黄少天说。
  
  “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判断黄少天是否睡着。”叶修说,“文州教教我呗?”
  
  “他睡觉时会讲梦话。”喻文州说。
  
  “不是有隔音效果的吗?”
  
  “没用。”
  
  “我TM还能怎么讲?”黄少天说,失去冠军可不是什么好事,“我不想说话。”
  ”
  
  “这就是黄少的金句。”苏沐橙说。
  
  “叶秋你还在吗?”叶修问。
  
  “……我不想说话。”叶秋沉默了一会儿,缓慢地吐出这五个字来。
  
  黄少天沉默,众人却笑的更欢了。
  
  “哈——赶紧睡!明天还要早起!”叶清说道。
  
  众人纷纷道晚安,唯有张佳乐一人咆孝。
  
  “我都准备好要讲什么了,故事却结束了?没有天理啊!”

【all叶】追修路漫漫13

  [人物归虫爹,ooc归小生。]
  
  [本文又名《论如何讨媳妇儿娘家欢心》]
  
  [ @我宝-小修修 ]
  
  注:16人局,6狼人,4平民,1预言家,1猎人,1守卫,2女巫,1盗贼
  
  〈〉内为法官的话
  
  孙翔现在非常纠结。
  
  作为一个女巫,最纠结的就是到底是救人还是投毒。
  
  投毒吧,万一毒死队友不好,救人吧,万一狼人自刀呢?
  
  纠结,太纠结了。
  
  所以自救。
  
  “嗯……平民牌的话,任务就是找狼人?那听起来挺轻松的样子。”张佳乐嘟囔。
  
  〈第一夜,16号张佳乐扑街,身份平民,请发表遗言。〉
  
  “???发生了什么???”张佳乐百思不得其解,“那个,我现在有点懵,先歇会,同志们继续哈。”
  
  “我是女巫,目前什么都不知道。”1号韩文清说道,他是真没有任何法子,也没玩过狼人游戏,只得耿直地自曝身份。
  
  “我是预言家,我昨晚查杀到14号是个狼人。”2号苏沐橙说。
  
  ……
  
  “我才是预言家,跟我对跳的那个八成就是狼人,”14号喻文州说,“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我,预言家,10号是狼人。”15号黄少天开口。
  
  “出谁?”
  
  〈14号喻文州被放逐,身份预言家,请发表遗言。〉
  
  “各人的号码很好推断,单数的是原数,双数的再原数基础上减2。”喻文州说,“2号是苏沐橙,她是狼人……”
  
  〈等等!遗言结束了!〉叶冬狂汗,这货直接就把号码的确认方法和2号的身份说出来了,再不阻拦谁知道还会讲出些什么来?
  
  众狼人暗自松了口气,喻文州是摆在前头的最大威胁,现在这威胁一除,好人阵营的就少了一张好牌,而且这牌还送外挂。
  
  〈第二夜,昨晚平安夜。〉
  
  “狼人没行动?”
  
  “可能女巫救了或是守卫护住了吧。”3号王杰希嘟囔,“那两个女巫都是谁呢?”
  
  “被刀的可能是叶修。”4号李轩说,“毕竟那群家伙……算了,不想说什么,天天争天天争,还动不动就秀,丧心病狂。”
  
  “投叶修!他肯定是狼人!”5号方锐大喊。
  
  〈5号方锐被放逐,身份盗贼,请发表遗言。〉
  
  “我TM这真是冤死了,一群美色迷了眼的家伙。”方锐画圈圈,“都不信我。”
  
  “方锐你太认真了。”叶修说,“游戏而已,那么认真干嘛?”
  
  “那荣耀呢?”
  
  “荣耀除外。”叶修光是提到这两个字,眼睛里就已经绽出光来了。
  
  您的情敌【荣耀】已上线。
  
  “我觉得吧,下一把出李轩。”2号苏沐橙微笑。
  
  〈第三夜,昨晚平安夜。〉
  
  〈2号苏沐橙自爆,身份狼人,直接进入黑夜。〉
  
  〈3号王杰希扑街,身份平民,请发表遗言。〉
  
  “请不要同守同救,谢谢。”3号王杰希默默地说。
  
  两位孙姓职业选手微微一颤。
  
  “我觉得9号张新杰很有问题。”叶修一脸严肃,“毕竟是四大心脏之一。”
  
  “你也是。”8号张新杰迅速怼回去。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叶修说,“支不支持把张新杰出了?”
  
  〈9号孙哲平被放逐,身份守卫,请发表遗言。〉
  
  “我他妈真是冤死的,”孙哲平冷静地说,“叶修,这笔账我记下了。”
  
  “误伤误伤。”叶修直摆手。
  
  黄少天是一个狼人。
  
  基于蓝雨玩天黑请闭眼时多次的经验,黄少天学乖了,安静地做个美男子,是的,要比周泽楷还安静。
  
  〈15号黄少天扑街,身份狼人,请发表遗言。〉
  
  “你【哔——自动消音】什么鬼啊?!本剑圣坐在这儿安安静静的,不吵不闹,静若处子,什么事也没干?毒我干嘛?好玩啊?有本事玩完这局以后我们去竞技场PK啊?实在不行真人PK也……不,真人PK不行,那位投毒给我的家伙,秋葵了解一下?”黄少天炸了。
  
  〈基于某种特殊原因,你们懂的,我们直接进入放逐环节。〉
  
  “你们随意,我先躺会儿。”10号楚云秀说。
  
  〈10号楚云秀被放逐,身份狼人,请发表遗言。〉
  
  “太随便了吧?”楚云秀跳起来,“我就说我先躺会儿,然后就被出了?没天理啊?果然在这个地方,不是叶修就没有人权。”
  
  “划水自重。”12号唐昊说。
  
  “呵呵。”6号叶修一脸平静。
  
  〈12号唐昊扑街,身份平民,请发表遗言。〉
  
  韩文清终于学会了投毒。
  
  当然,很不幸的毒了队友,或者说是队友很不幸地被毒了?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们仍需努力。”唐昊帅气地丢下这句话去喝水了。
  
  “把张新杰出了吧。”7号孙翔提议。
  
  “几号?”11号周泽楷问。
  
  “8号。”4号李轩说。
  
  韩文清默认。
  
  〈8号张新杰被放逐,身份狼人,请发表遗言。〉
  
  “7号是狼人。”张新杰以五个字结束遗言。
  
  〈昨夜平安夜。〉
  
  〈7号孙翔被放逐,身份女巫,请发表遗言。〉
  
  “我觉得4号像,反正6号叶修一点都不像。”
  
  “啧啧啧,临死了都还在维护叶修?”
  
  “不,那是已经死了吧?”
  
  “无所谓。”
  
  〈4号李轩扑街,身份平民,请发表遗言。〉
  
  “莫名其妙就死了,”李轩一脸淡定,“这件事在国家队里头是很普遍的,那一群对领队有非分之想的人都天生排斥直男。”
  
  “瞎说什么大实话。”
  
  “对领队有非分之想?”叶修歪头。
  
  “前辈,没有没有,绝对没有的。”吓得周泽楷三连否认。
  
  “没事没事,小周最乖了是不是?”叶修笑。
  
  〈11号周泽楷被放逐,身份平民,游戏结束,狼人胜利。〉
  
  “这真是一出好戏。”楚云秀笑,虽然莫名其妙出局了,但她还是乐于去看修罗场的。
  
  〈在这一局中,有很多人吃了瘪,莫名其妙地出局,但这就是生活,作为职业选手的你们,在这个圈子里也打拼了这么久,应该会深切地感受到这一点吧?尤其是张佳乐。〉
  
  “……没事,我有一个冠军的。”张佳乐挠挠头。
  
  “我说,这该不会是你刚刚想出来的话吧?”叶清问。
  
  “不然呢?我该怎么说?”
  
  〈各位,椅子下面有被子枕头什么的,将就着睡一晚吧,晚安。〉
  
  
  
  

现在的我跟这条咸鱼已经没什么区别了

【all叶】遇见过去的你74

  [人物归虫爹,ooc归小生。]
  
  呼啸早晚会变天,这一点方锐早就知道了。退役,只是从头再来罢了,这句话既是对呼啸说的,又是对方锐自己说的。
  
  犯罪组合光辉不再,呼啸的转型也需要时间,提前退役,让蜕变提前,好歹到时不会太过仓促和狼狈。
  
  转会是不可能的,出路唯有退役,一年之后又是一条好汉。
  
  “方锐这次是煞费苦心啊。”叶修感慨。
  
  “我仿佛听到叶修在说我帅。”方锐躺着。
  
  “干掉那群呼啸山庄的!”魏琛喊,手下不停地操作着,包子他们操作着角色啪嗒啪嗒就跑过去了。这边刚从小黑屋里头出来的苏沐秋一招呼,他们又呼啦呼啦地赶过来。
  
  陈果一脸复杂。
  
  从前只是有个叶修、魏琛,现在倒好,方锐提前跑来打一耙就算了,这回不同,还跑来个方士谦?您老不回微草搁我们兴欣浪?要不干脆把方世镜、方明华、方学才也一并叫过来得了?苏沐秋你……不帮忙也就算了,别把气氛往一个更奇怪的地方推啊!吴雪峰同志你还是搁那儿杵着吧。
  
  陈果转念一想,人家跑过来一趟也不容易,而且方世镜、方明华、方学才、方士谦、方锐齐聚……那画面太美不敢看。而且也请不齐这些人,陈果泪流满面。
  
  “这不挺好的,”唐柔说,“很大气。”
  
  ……果然小唐你也被带坏了。
  
  “被带坏又不是一两天的事了。”苏沐橙开口。
  
  吓!读心术?
  
  “果果你表情都写在脸上了啊。”
  
  “沐沐,什么声音?”
  
  “有人在嚷嚷。”
  
  “嚷什么嚷什么?”陈果大吼,在看清来人后愣了,“小明?”
  
  “陈姐,我搁上头来拜大神来了。”小明一副狗腿样。
  
  “拜大神?”陈果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一看,苏沐秋笑靥如花,这下明白了,感情好,这家伙给组织了一场友谊赛。
  
  “昨天说定的,今天打。”苏沐秋说。
  
  “秋木苏!!”
  
  “是苏沐秋。”
  
  刚才这比赛一打,一看到君莫笑跳出来的时候,小明的眼珠子差点都没掉下来,等再一看到秋木苏跳出来,眼珠子都不知道滚哪里去了。秋木苏,那可也是风云人物啊。
  
  “君莫笑,现在外边都传疯了,那不就是叶秋大神吗?怎么跑陈姐你这来了。这是怎么着?是叶秋大神要组战队杀回职业联盟了?”
  
  “是的,”陈果乐呵呵地说,“他就是叶秋。”
  
  “陈姐你傻乐干嘛?”
  
  “没什么。”一想到一会儿就……
  
  “嗯?你还在啊?我还以为你没干走了呢。”小明眼见着叶修从训练室里头走出来,好歹也是打了个招呼,“叶秋大神在吗?”
  
  “我就是。”
  
  欸?这信息量太大,小明有点没处理过来。叶秋大神那多牛的人物啊,竟然就跑这儿来了,跑个网吧里当网管?等等!这样一来,叶秋大神给陈姐当网管?
  
  小明顿时直勾勾的望着陈果。
  
  “那什么,大神要玩荣耀嘛,玩荣耀要用电脑嘛,我这刚刚好有很多电脑,就是这样。”
  
  这什么人品啊,搁这网吧里都能白捡一只叶秋大神……不过网吧离嘉世近,白捡也是有可能的不是?要我也能白捡一只苏沐橙就好。
  
  小明这么想着,推门进去,眼珠子都下来了。嘿!那藏在电脑屏幕后头的,可不就是苏沐橙嘛。
  
  再环视一圈,小明直接傻眼,方锐和方士谦!好家伙,搁这里头就有四个全明星哈,虽然有三个都退役了。
  
  等介绍完剩下的,小明已经愣了。
  
  “看不出来,陈姐你这队挺正式啊。”
  
  “那是那是。”陈果瞅了方士谦一眼,这家伙纯粹跑来给叶修打酱油,现在借着他的光狐假虎威一下,没问题吧?
  
  方士谦感受到了陈果的目光,举起了大拇指,好让她安心。
  
  “陈姐,你们这队一定可以的,我支持你们!”小明狂汗。
  
  “谢了。”
  
  待小明走了,一直搁门口杵着的叶修这才进来,“多亏这次嘉世保级了。”
  
  陈果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立即开口,“说起来小明肯定也吓了一跳,这里头有四个全明星。”
  
  “其实我觉得就叶修杵那儿就行,毕竟他全明星的次数堆满我面前的骨碟啊。”方士谦意有所指地看了方锐一眼,后者默默转过身去。
  
  包荣兴吧唧吧唧地跑了,过了一会儿拿来一堆骨碟,一个个摆在方士谦面前。
  
  “……”
  
  “又不是一两天的事了。”
  
  “淡定啊治疗之神。”
  
  “这孩子真是跟大眼儿有的一比。”方士谦扶额。
  
  “但大眼儿还是要可靠一点儿。”叶修说。
  
  “这倒是。”
  
  与此同时,微草。
  
  “啊嚏!”高英杰赶紧递纸,王杰希接过之余不忘道谢。
  
  “感情谁搁那儿念叨我呢,希望是叶修。”王杰希小声念叨。
  
  “前辈,想什么呢?”
  
  “要不跟老板申请一下让队长放个假去趟H市?这样失魂落魄的看着都不爽。”柳非嘟囔。
  
  “就是嘛,屏保设的就是队长夫人,”肖云大声嚷嚷,“天天秀天天秀,也没见拉出来瞧瞧。”
  
  “喂,你认真的?”柳非问,“君莫笑,那就是叶神啊,外头都传疯了!”
  
  “谣言而已。”肖云耸肩。
  
  很不幸,那是事实。
  
  高英杰默默地去倒了杯水。
  
  肖云还打算继续他的长篇大论,眼见的柳非、周烨柏他们几个全跑没影了,顿时不详的感觉涌上心头,一回头,差点没吓个半死。
  
  那一天,肖云感受到了被来不及吸叶的队长支配的恐惧。
  
  当回忆起这事时,肖云一把辛酸泪糊了一脸。
  
  “肖云绝对是我们微草不畏强权精神的领袖人物。”柳非一脸大气凛然。
  
  “作死作的比荣耀技术还好,我们大微草的脸T就是他了。”周烨柏小声bb。
  
  “肖云前辈的话……大概是黄少的性格再加张佳乐前辈的运气?”高英杰说。
  
  “你们……小高你终于也学坏了!”肖云破门而出,最终还是被王杰希抓回来。
  
  
  
  
  
  

【all叶】荆棘之上-后记

  其实算是感想。

       最开始的脑洞其实是读英语时发现的一件事,Love (爱)和Lonely (孤独),是的,就是这么诡异地发展成了一篇文。
  
  像我的话,脑袋里面总是破出新的洞,但总是因为一些别的事情耽搁了,所以就算是自己挖了一个坑,往往也来不及填。
  
  这是我完结的第一个故事,比短篇长一点,比长篇短一点,本来是想要表达清楚点的,结果越来越含蓄……莫名埋了些东西,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懂……但愿有人看。
  
  这个故事里边我感觉并没有怎么刻画其他人的情感线,而就主要描了一两条的样子,有些东西是明面上的,有些东西是暗地里的。
  
  尽管似乎有些草率,但END 都打出来了,那它就已经基本尘埃落定了。
  
       all 叶标签就不打了,毕竟只是后记。

  

【all叶】荆棘之上Ⅻ

  [人物归虫爹,ooc归小生。]
  
  “小秋今天表现的怎么样?”叶修牵着孩子的手问道。
  
  “张老师说小秋今天进步很大哦!”
  
  “是张佳乐老师还是张新杰老师?”
  
  “不是,是……”小秋咬了咬手指甲,把手挣出来,握了两个空拳,举到眼睛前头,“是一个这样的老师。”
  
  “……唔,让我猜猜,”叶修蹲下身子,自己也握了空拳举着,“是那个喜欢提前5分钟到教室的老师吗?”
  
  小秋摇摇头。
  
  “那是不是林敬言老师?”
  
  “对对对!”小秋大喊,“我听到有个人这样喊过张老师!”
  
  “是林老师啦。”叶修无奈地笑。
  
  “欸?老师姓林吗?”小秋歪头,“我一直以为姓张。”
  
  “好吧,”叶修起身,“那小秋我们回家。”
  
  “好!”
  
  “老是小秋、小秋的喊,”叶秋嘟囔,“怎么没听你怎么喊过我?”
  
  “喊过啊,但你好像不愿意听的样子,”叶修躺在沙发上,“你瞧小秋多可爱啊。”
  
  “阿修我饿!”小秋喊。
  
  “好好好,”叶修一把抱起小秋,“我带你去蓝雨餐厅好不好?”
  
  “不要不要!”小秋急得挥舞着白嫩嫩的小手,“那个叫黄少天的家伙好烦!每一次都在念叨。”
  
  “那好,我们不找那个家伙,我们去微草找王院长去。”叶修摸摸小秋的脑袋,得到的是奶声奶气的一声“好”。
  
  “啧,我一世英名,毁在这小鬼手里了。”黄少天嘟囔,眼见叶修抱着小秋已经走远,他连忙追上去。
  
  “叶修?”王杰希正在择菜,“又带小秋来蹭饭啊?”
  
  “他自己想来的。”小秋蹦蹦跳跳地往里头跑了,叶修找把椅子坐下,夺了王杰希手里的菜,“这是什么?”
  
  “空心菜。”
  
  “空心……”
  
  “不累吗?”喻文州将手搭上黄少天的肩头,“每次都在背后守着?”
  
  “唉,谁叫那小崽子老是觉得我烦呢?”
  
  “你不觉得那小崽子……不对,是那小秋很像一个人吗?不光是名字,还有身世,甚至是模样都有相似之处。”
  
  “你是说那个擅自拜托我们照顾叶修的家伙?”黄少天看了一眼小秋,“是私生子?”
  
  “这……不好说,”喻文州的神情隐在夜色之中,“虽然【索克萨尔】已经没有了,但他多少还是影响了我一点。”
  
  “但愿不是。”
  
  
  
  “哟,二翔也来送自家孩子?”叶修牵着小秋。
  
  “这是方明华他崽。”孙翔挠挠头,“他今天有事,就让我来帮忙送娃,美名其曰是让我提前体验。”
  
  “所以那家伙是和他媳妇去过二人世界了?”叶修一眼看穿,后者狂点头。
  
  “那个……叶修你有想过找个依靠吗?”孙翔盯着叶修。
  
  “我又不是女人,”叶修说,“再说了,我希望成为他人的依靠,而且就算是女性也有很独立的。”
  
  “那——队长那样的也?”
  
  “小周他会找到个好伴侣。”叶修笑,“我先去送小秋了,免得到时候老韩又罚他站。”
  
  旭日东升,象征的是希望。
  
  
  
  曾经分散开来的人们如今聚坐一起,灾难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这也许是来源于人类内心深处的怜悯。
  
  叶修一路上走走停停,他不着急,回家的路总会是悠长悠长的,但风景不同,轻风挽起绿叶,在空中奏着小曲,蝉鸣伴奏,偶尔跑过几个孩子,路边的水果摊子上苍蝇时不时驻停,小巷里传来几声犬吠。
  
  曾在哪见过这么一段话,全部的记不清了,只记得大概——孤独这两个字拆开来看,有孩童,有瓜果,有小犬,有蚊蝇,足以撑起一个盛夏傍晚间的巷子口,人情味十足。孩童水果猫狗飞蝇当然热闹,可都和你无关,这就叫孤独。
  
  现在,有一个人永远地和这些无关了,最初是在夏天分别,到后头便是在春季离别——两个富有生机的季节。
  
  “我见过你们任何人,所思所想我也大致了解,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叶修说。
  
  “我会继续等。”黄少天说。
  
  “人生又有几个十年?一个十年,两个十年,就这么一点点、一点点地过去了。”
  
  “还是因为那家伙?”
  
  黄少天沉思,待醒悟时叶修早已走远。
  
  
  
  “帮忙照顾一下我的弟弟妹妹吧,”苏沐秋说,“拜托了。”
  
  “你不是就一个妹妹吗?”【恋人】疑惑。
  
  “我说的是叶修,我们是朋友,但他比我小一些,喊我哥哥也不亏。”
  
  明明两个人都心照不宣了。
  
  这世界万般流连,今日萍水相逢,明日便相忘于江湖,毕竟都是陌生人,也许只有在相互陌生的情况下才能发展。
  
  为什么呢?
  
  如此充满戏剧性。
  
  我希望有一天,他能安好,即使他看上去是如此的强大。
  
  这是一幅素描,苦涩的线条交织成面,覆于物体的骨梁之上,一点点、一点点自然地转折着,但抽去复杂的线条,你会发现,原理很简单,只是骨梁上附着一层皮囊罢了。
  
  素描是很理性的,从一开始便是枯燥的练线条,到最后也是,原理就是三大面五大调,但画素描的人往往就忽视了,局外人却可能一下子就指出来问题所在。
  
  这件事也是这样的,骨梁被禁忌的感情浸润,附着的线条便是世俗偏见、流言,与其他一些不可言的原因。
  
  荆棘,禁忌。
  
  自由的鸟被荆棘扎伤了脚。
  
  
  
  “今天老师表扬小秋了吗?”叶修问。
  
  “当然!”小秋挥舞小手,眉飞色舞地说着,叶修听着,默认,微笑,赞许。
  
  “阿修,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妹妹呢?”
  
  “她会在某个地方等你的,只要你好好活着。”
  
  “需要多久?”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也许它就在下一秒。”
  
  荆棘之上,少年踏着暮光而来。
  
  “阿修。”
  
  叶修沉默片刻,开口,“沐橙,你剪头发了。”
  
  没有喉结。
  
  
  
  
  
  
  
  
  
  
  是Love(爱),还是Einsamkeit(孤寂)?
  
  是Hope(希望),还是sorriness(悲哀)?
  
  不懂。
  
  
  
  
  
  
  —————— END ——————
  
  感谢阅读。

【all叶】荆棘之上Ⅺ

  [人物归虫爹,ooc归小生。]
  
  苏沐橙直接过来扯住叶修的衣摆,“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为什么要瞒着我去冒险?”
  
  “你知道哥哥他……就是这样你也要去冒险?”
  
  “我不想再失去你们中任何一个人。”
  
  “我可以不杀他。”叶修说。
  
  苏沐橙摇头,“这容不得你选择,他自己选的,虽然我也不舍,但我哥这么多年来,的确是头一次求我,所以……成全他吧,我不会看的。”
  
  叶修沉默着,找来东西砸开墓,取出里头一个小盒子,“你先回去吧,剩下的我来。”
  
  没有人知道叶修去了哪里,苏沐橙只看着叶修捧着苏沐秋的骨灰盒愈走愈远,最终消失在地平线,他总是独自一人。
  
  自来水干净了。
  
  苏沐橙看见破损的墓碑旁边,伸出了一根小小的荆棘,迅速地伸长,四周的树也是,迅速地萌芽,炸开一团一团的绿,是了,现在是春天,绿草迅速从地下钻出,花一团团晕开,空气中酝酿着生机。
  
  所有人都知道,苏沐秋又死了一次,这一次,正是叶修亲手杀的。
  
  “异能……没有了。”唐柔说。
  
  “不是啊。”叶修指向窗外,“【秋木苏】。”
  
  “现在明明是春季。”方锐吐槽。
  
  “别费心了方锐,他现在正身在曹营心在汉。”魏琛说。
  
  “哟,文绉绉的,这还是老魏吗?”
  
  “嘿,老夫怎么就不能文绉绉一把了?”
  
  窗内依旧喧闹,叶修看向窗外,新的楼房已经建起来了,天也蓝了,叶修笑了一下,燃了支烟,又迅速被陈果掐掉。
  
  “不准吸烟。”陈果说。
  
  “我都没烟吸。”魏琛抱怨。
  
  包子迅速地向叶修要了支烟点燃,“魏老大,现在你能吸烟了,二手烟。”
  
  “……为什么不直接给我?”
  
  “不准吸烟!”
  
  “兴欣从今天起——不是佣兵团了。”
  
  
  
  “其实苏沐秋他没有造全部的塔罗牌,而且还有很多造了的牌是你们没见过的。”【恋人】说,“其实他们挺有趣的。”
  
  “比如?”
  
  “【魔术师】是照王杰希造的,只是王杰希多严肃,【魔术师】就有多不正经。”
  
  “那你呢?”
  
  【恋人】怔了一会儿,开口,“我啊,是苏沐秋仅存的私心。”
  
  “你以为他为什么要把我按照他的模样来造?”
  
  “我知道。”叶修说。
  
  “末日了,那些往日做不得的事都可以做的。”
  
  “我懂。”
  
  “但苏沐秋是例外的,他可以结束末日,趁着末日去撒欢是可以,但撒欢过后呢?于是他只能放弃这个假期,这也许是他人生中最后一个假期。”
  
  “……”
  
  “看着我的眼睛,你喜欢他,对吗?不然不会同我一起,不会同秋木苏一块。叶修,你坦诚告诉我,你喜欢苏沐秋吗?”
  
  叶修沉重地摇头。
  
  “朋友以上,恋人未满。”叶修说,“所以,是亲人。”
  
  “亲人。”【恋人】嘟囔着,“那家伙要知道这结果肯定要疯了的,亲人。
  
  桃源乡、冈瓦纳古陆……这一切都是他干的,那些地方早就不复存在了,他愣是给造了出来。造孽啊。”他说。
  
  “丧尸是?”
  
  “那是天罚,什么丧尸啊,那是群失魂者。”【恋人】说,“苏沐秋的英年早逝给他带来了好运,神迹降临了。”
  
  “好运?”
  
  “他被荣耀女神复活了,然后被迫与这世界拴在一起,灾难也会随他而来,只有他没了,世界才会和平。”
  
  【恋人】从衬衫口袋里掏出一个皱巴巴的信封,“看看吧,他写的。”
  
  
  
  阿修
  
  多余的问候语就不写了,你知道我这人的性子,十年不见,这世界大变样啊。
  
  总之,别的不说,沐橙你给我照顾好,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我拿你是问。还有,照顾好自己,我帮你看了看那些人,你那些后辈都挺可靠,好好珍惜。
  
  记得去把我的骨灰倒海里。
  
  有缘再见。
  
                                      苏沐秋
  
  
  
  叶修默默收好信,“谢谢,我走了。”
  
  “去吧。”
  
  叶修将信放在衣服内侧,这将成为遗物。
  
  后来他照做了。
  
  【恋人】瘫坐在地上,袖子里滑落出一只水性笔,“苏沐秋,我帮你告诉他了。”虽然还是借了你之口。
  
  “那个黄少天,”他招呼,“你听到全过程了对吗?”
  
  黄少天一怔,迅速地追上叶修。
  
  “真好。”
  
  
  
  叶修把那封信递给苏沐橙,“你哥写的。”
  
  苏沐橙展开,信纸上的墨水都花了,隐约拌了泪痕,全糊成一团。
  
  “如果没有苏沐秋,没有他的心,我不会这么痛苦。”泪水滑落在信纸上,和墨水混在一起,“为什么我要帮他啊,塔罗牌……也是人。”
  
  “我会收下。”苏沐橙说,“走吧,回家。”
  
  “兴欣就是家。”
  
  苏沐橙摇头,“果果说要重新建一下兴欣,以前因为是暗卫,所以是黑色调,她说太压抑了,要火红才好,热烈活跃。”
  
  “红色好,不忧郁。”
  
  “还有,其他的部也改了,像是蓝雨改成了蓝色,微草改成了绿色,他们以后就一家是餐厅,一家是孤儿院了。”
  
  “餐厅和孤儿院?”叶修抬头。
  
  “蓝雨餐厅将是微草孤儿院的食堂,霸图以后会是学校,他们一条龙服务。”苏沐橙说。
  
  “噗嗤——老韩会去当教师吗?”
  
  “那孩子们还不得被吓死?”
  
  “那我们呢?”
  
  “果果说我们以后就闲着好了,不过估计也是气话。”苏沐橙递过来杯茶,“我们的话……暂定吧。”
  
  “对了,微草孤儿院里会有孤儿吗?”
  
  “这一来一往折损了不少人,父母少了,孤儿多了,”苏沐橙有些触动,“我希望他们每一个人都能好好的。”
  
  “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叶修说,“你看,十年前苏沐秋离开时你哭的稀里哗啦的,十年后的今天,我们与他重逢了不是?即使是如此笨拙地活下去,但活下去就会有希望,一切都会好的,牛奶会有的,面包也会有的。”
  
  
  
  
  
  

【all叶】荆棘之上Ⅹ

  [人物归虫爹,ooc归小生。]
  
  “阿修,我回来了。”“苏沐秋”笑。
  
  叶修捧起“苏沐秋”的脸,盯着瞅了好久,又揉了揉他的头发。
  
  “嗯,回来了。”
  
  “苏沐秋”是在突然之间归来的,一如往日那个温柔的兄长,想要好好地照顾苏沐橙,然而也只是想要,苏沐橙已经成年了。
  
  “阿修啊,妹妹大了不中留啊。”“苏沐秋”说。
  
  “你才知道。”
  
  阳光倾洒下来,直接照在“苏沐秋”身上,叶修瞪大了眼,阳光并没有穿过“苏沐秋”的身体,他挡住一部分阳光,投射出影子。
  
  别人看得见,也有实体了。
  
  “阿修你瞅什么?果然还是觉得我很帅吧?”
  
  “臭屁。”叶修撇过头,“我看得见你了。”
  
  “也摸得着了。”“苏沐秋”抵过来。
  
  “这是好事。”叶修说。
  
  “那……我们去约会?”
  
  “哈?你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见。”叶修道。
  
  如此唐突。
  
  “我喜欢你,叶修。”“苏沐秋”说。
  
  过了今天就说不出了。
  
  “所以?”
  
  “去约会。”
  
  叶修挠挠头,“苏沐秋,我不知道你今天发什么神经,但我还是陪你走一遭吧。”
  
  “这本书上会有写吗?”“苏沐秋”问。
  
  “感情你还不知道去哪啊?”叶修扶额,翻开书,四个大字映入眼帘:南山公墓。
  
  “阿修别看。”“苏沐秋”的手覆上,是有温度的。
  
  “为什么?”
  
  “总之……别看。“苏沐秋”的眼底闪过一丝落寞,“我想到去哪里了。”
  
  “两个大男人跑来游乐场干嘛?”叶修总觉得浑身不自在。
  
  “当然是来秀恩爱的啊?”“苏沐秋”挽起叶修的手,“既然我们是恋人,那就该让世人都知道,让他们用艳羡的眼光看待我们。”
  
  叶修沉默。
  
  在这一天里,他们做了几乎一切热恋中的情侣都会做的事,如同鸳鸯一般戏于游乐园,在黄昏时分登上摩天轮,在最顶峰接吻。
  
  不管这事的开头是多么唐突和荒谬。
  
  “这是我这一生中最快乐的一天。”“苏沐秋”舒坦地两头枕在叶修腿上。
  
  “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叶修淡淡开口,“我希望你能记住,我亲爱的【恋人】牌。”
  
  【恋人】一如当年断翼的路西法般从云端跌落,从天堂直接坠到地狱,他颤抖着开口:“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一开始。”叶修语气淡然,却像是一把手术刀,精确地切入患处,“那里可没有这么温暖的阳光,那里的阳光是没有温度的,唯一的温度来源于巨大的供应系统,甚至人都没有温度。”
  
  苏沐秋他不可能在这里,秋木苏不是实体。
  
  “你从未唤过我‘沐秋’,”【恋人】仰头,“不过也好,其他牌可没有我这般待遇。”
  
  “其他牌?”
  
  “你见过的,像是【魔术师】他们,”【恋人】说,“还有些在暗地里未曾露面的。”
  
  “你此番来是为了拖延时间?”
  
  “是啊。”【恋人】说,“但愿苏沐秋那边好了。”
  
  
  
  “各位,都还存活着吗?”苏沐秋开口,“正如你们所见,敌人已经攻进来了,若想安全离开,请有序排队进入塔楼。”
  
  队伍一直延伸到城区的边缘,塔楼的顶端连接着陆地,人们在看到塔楼时看到了希望,一拥而上,最后剩下的,只有那群守卫者和老弱病残孕。
  
  “老者先行吧。”苏沐秋请了清嗓子,“各位,我知道这事有些唐突,我知道的,那些爱着叶修的人,请替我照顾好他。”
  
  “混蛋!”叶秋一把揪住苏沐秋的衣领,“什么叫做替你照顾……”
  
  苏沐秋的脸开始掉皮,哗啦哗啦地,叶秋迅速松开手。
  
  “如你所见,”骄傲的少年不再,那里只躺了一个不断掉皮的老人,“所以……照顾好他。”
  
  “这不用你说,”叶秋撸起袖子,“我的哥哥我自会照顾。”
  
  苏沐秋只是默不作声地点头。
  
  
  
  “到了顶上就是了。”【恋人】说,“那里就是你们本来的家园,我就不过去了。”
  
  叶修踱上这令人充满期待的世界——
  
  是吗?令人充满期待的世界?
  
  到处都是坍塌的房屋,废砖碎瓦,一片混乱,这令人充满期待的世界一片灰白,没有花草树木,也没有小动物,灰白到令人沮丧。
  
  有一个孩子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这一哭不要紧,别的孩子都跟着哭了起来,稀里哗啦的,眼泪、鼻涕,母亲们意外地没有去管她们的孩子,而是有丈夫的便与自己的丈夫相拥而泣,寡妇和单身母亲只好自己跪坐在地上哭泣,老人们的眼里默默渗出泪来。
  
  乡愁,就是一层薄薄的土,我在下头,家在上头。万家灯火不再,但乡愁仍在闪耀。
  
  叶修见到了许多熟悉的身影,他没有上前问候,而是跑着去了兴欣——苏沐秋有心,这塔楼顶正是联通了上林苑。
  
  兴欣意外地矗立着,看上去只损了几片瓦,叶修推门进去,唏嘘不已——里面的装饰、设施仍然完好,即使是相隔这么多年。
  
  叶修靠在沙发上,静静地望着天花板,有人推门进来,他想都没想就开口,“老板娘。”
  
  “你怎么知道是我?”陈果走过来,“跟我走一趟吗?”
  
  “去哪?”
  
  “南山公墓。”
  
  苏沐橙最终还是跟上了,意外地找到辆还能开的车,三人坐上,周围还是有一些东西在不断下落,【沐雨橙风】保了他们一路。
  
  “上一次来时我捧的是什么?”苏沐橙问。
  
  “天堂鸟。”叶修道。
  
  “那好,”苏沐橙咬牙,“今年我捧点别的从没捧过的来。”
  
  苏沐橙用两只手刨土,白皙的手瞬间变脏,连指甲缝里都溢满土,她把土全数倾在墓碑上。
  
  “你知道了?”
  
  “打算瞒我多久?”苏沐橙开口,“真当我没脾气吗?”
  
  “我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要瞒你,”叶修点了一根烟,“苏沐秋他就在那里。”